服务热线:138-8031-5287
  • 1
您现在的位置:成都股票配资公司首页 > 新闻中心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大国货币政策以国内均衡为优先 坚持稳健中性

信息来源:成都配资公司  发布时间:2018-03-22

   2018年3月19日,经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提名,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易纲,正式接替周小川就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至此,距1997年易纲调入人民银行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货币政策司副司长已历21年,距1994年其与林毅夫等发起并组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已历24年,距1986年其获得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历32年。易纲行长的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与货币银行学,一直从事中国经济问题的调查研究。2018年1月,易纲行长于《中国金融》杂志2018年第3期发表文章《货币政策回顾与展望》,对今年货币政策思路作出论述,以下就此作要点呈现及解读。

 
  一、2018年机遇与挑战并存
 
  易纲行长指出,展望2018年,从国际上看,全球经济复苏带来的外需回暖对于国内经济具有一定支撑作用。但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宽松退出)进程,比如美联储进一步加息,可能推动全球利率中枢上行。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变化会对我国货币政策空间形成一定挤压,增大货币政策操作难度。美国减税措施与外贸政策会给全球经济格局带来不确定性。地缘政治风险多发频发的可能也会对国际金融市场带来冲击。外部市场的不确定变化可能对国内经济金融领域传导,全球经济复苏与大宗商品价格可能给国内物价形成一定压力。从国内来看,首先,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仍有望保持平稳增长。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不断深化实施,中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协调性进一步增强,质量效益提高。当前消费和外需总体平稳,制造业产能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和企业利润改善较为明显,已经能够看到我国经济增长质量提高、经济结构优化的趋势。其次,经济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和隐患,内生增长动力仍待强化,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债务和杠杆水平还处在高位,资产泡沫“堰塞湖”的警报尚不能完全解除,金融乱象仍然存在,金融监管构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从上述表述来看,我们做出如下解读:首先,2018年中国经济运行的总体趋势仍是稳中趋缓。从出口来看,全球经济复苏与外需回暖对于我国经济,特别是我国制造业会形成一定支撑,但美国减税与中美贸易纠纷、以及地缘政治风险可能对今年的外贸形势造成潜在的负面影响,我们预计今年出口对于经济的拉动要弱于2017年。消费虽然平稳运行,但考虑到投资增速(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大概率下行,整体来看我国经济增速将缓步回落。其次,正如易纲行长所指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正在逐步提高,经济结构优化转型升级方兴未艾。最后,我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的不足仍需重视,结构化改革任重道远,债务杠杆及金融风险问题必须正视,强化金融监管,打赢防风险攻坚战仍是当前的重要任务。
 
  二、货币政策取向:立足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双支柱调控框架,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
 
  针对上述国际国内形势,易纲行长提出2018货币政策的主要思路,一是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二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三是适当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四是继续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从上述表述来看,我们主要针对近期利率政策动态作如下解读:
 
  首先,作为大国开放经济体,我国货币政策会以国内均衡为优先。换言之,我国的货币政策,尤其是利率政策是以为我国经济金融平稳运行,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服务的。那么,面临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外溢影响,随着中美利差一定程度的收窄,我国货币政策空间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央行存在一定程度上上调利率的可能。但考虑到我国经济今年客观存在下行压力,同时从维护流动性总体平稳的角度出发,特别是考虑到我国利率传导体系当前存在一定的失灵,社会融资成本,特别是中小企业、民营经济融资成本依然较高,从维护我国经济金融平稳运行角度出发,我国货币政策预计坚持立足国内均衡,大幅收紧概率较小。特别是考虑到我国通胀形势当前依然比较温和,基准利率的上调的可能性较小。参考上一轮央行基准利率加息周期,2010年9月当我国月CPI同比突破3.5%达到3.60%水平,且PPI同比处于上行区间时,央行才启动存贷款基准利率加息周期,而今年我国CPI同比预计难以超过3%,PPI同比处于回落通道,基准利率加息的条件并不具备。
 
  其次,从防范风险及引导金融资源合理配置的角度,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政策操作维持一定程度偏紧有利于引导金融系统合理控制风险,将有限的金融资源配置于真正支持实体经济良性发展的运用方向。因此在当前我国通胀温和上行,同时美联储加息概率较大背景下,维持银行间资金面处于紧平衡状态有其逻辑可循。参考去年12月美联储加息以后,央行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各期限操作利率及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利率5BPs的经验,如果本次3月联储加息落地,央行存在继续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可能,存贷款基准利率加息的可能性则相对较小。货币政策总基调依然维持稳健中性,结合宏观审慎监管强化,完善双支柱宏观金融调控框架,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高质量经济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